自从内容创业爆发以来,诞生了很多地方性自媒体、收割老年人的做号党。专门生产针对老年人内容的账号,做的是利用认知差赚取流量的内容生意,不断制造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的谣言、毒鸡汤。剪切电影电视剧的片段做成短视频分发,包装成新闻事件现场的样子,以假乱真赚取流量。就算是所谓的精英圈,也在去年被伪造的马化腾评论欺骗,更何况在受众更大的,门槛更低,造假更容易的大众内容方面,更何况中老年人在信息的获取和辨别上本身就处于劣势。

这里有一个逻辑是,我们早已熟悉各种网络的陷阱,可以下意识地避开诱导下载和安装的套路,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哪些权限是这个软件压根就不需要的,比如一个拍照软件为什么要获取我的地理位置信息?为什么要获取我的通讯录等。就像一些行业的潜规则一样,内部的人可能觉得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但是传到外部人群中就会显得非常的不得了。这些所谓惯用手段,本是圈子内的潜规则,现在却用到了圈子外,中老年的用户不懂互联网公司对他们玩的这些套路,这是一种降维打击。